抓住机遇 开拓创新 为完善上海市行政管理体制作出更大贡献

       
    

——在上海市行政管理学会第五次会员大会上讲话摘要 

姜 平

上海市行政管理学会是研究行政管理理论和实践,发展行政管理科学,为政府改进行政管理提供理论支撑和智力服务的学术团体。自1986年成立以来,学会注重发挥自身优势,团结和凝聚了一批行政管理领域的学术权威、专家学者和实际工作者,形成了一大批研究成果。在推进上海行政管理体制改革,促进政府职能转变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得到了各方面的充分肯定和好评。今天韩正市长,屠光绍副市长都亲临会议,韩正市长等一会还要作重要讲话,对学会今后的工作提出要求。我作为新当选的学会理事会会长,结合自己的工作实践,谈两点想法,供同志们思考和讨论,来共同推动学会各项工作。

一、上海实现“四个率先”、建设“四个中心”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国际大都市的历史进程,为行政管理学研究提供了广阔的舞台

深化行政管理体制改革,是党的十七大和十七届二中全会的明确要求,也是上海贯彻落实国家战略,加快实现“四个率先”、建设“四个中心”和现代化国际大都市的客观要求。胡锦涛总书记在党的十七大报告中,在第六部分第五个小节用381个字明确了对加快行政管理体制改革、建设服务型政府的目标和要求。对今后相当长的一个时期,推进我国行政管理体制改革具有重大而深远的指导意义。

上海下一步发展所面临的形势和背景,也对上海推进行政管理体制改革,加强政府自身建设提出了新的要求。 从国际来看,面对全球化形势下城市竞争,我们需要一个按国际惯例办事,有国际竞争力的政府。

从国内来看,落实国家区域协调发展规划战略,做好“三个服务”,上海需要一个开放大气、善于合作的政府。最近国务院出台了进一步推进长江三角洲地区改革开放和经济社会发展的指导意见,提出要把长三角地区建成我国综合实力和国际竞争力最强的地区,并进一步明确了上海要在长三角地区发挥龙头作用。这对上海未来发展和政府自身建设提出了新的要求。

从上海自身发展来看,进一步学习实践科学发展观,实现“四个率先”,上海也需要一个服务型的政府,需要在服务型政府的框架下,围绕责任、能力、绩效三个方面,建立权力有限、能力有为、服务有效相统一的服务政府、责任政府和法治政府。

在这样的形势下,近年来市委市政府围绕建设服务政府、责任政府、法治政府的目标,按照执政为民、求真务实的要求,积极推进政府职能转变和管理创新,切实增强政府执行力、公信力,不断提高行政效能,政府自身建设迈出了坚实的步伐。特别是新一届政府以来,明确提出要将上海建设成为行政效率最高、透明度最高、收费最少的地区之一。但是,我们在工作中也感到,相对于党的十七大对政府提出的要求和自身发展的需要,上海在政府自身建设方面还存在一些不足。主要表现在三个不适应。

(一)政府职能越位、缺位、错位问题依然存在,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要求还不相适应。

在行政管理方面,政府部门仍然管了一些不该管,管不了也管不好的事。政企不分问题仍然存在,重管理轻服务的思想仍然存在。某些政策的制定往往是从管理便利的角度出发,而未充分考虑经济社会发展的实际需要。中介组织和行业协会的培育力度仍有不足,部分政府部门与企业中介组织、行业协会之间仍存在着不合理的利益输送渠道。同时,相对于建设“三个政府”的要求,公共服务职能仍比较薄弱。

(二)政府机构设置、职权划分等体制性问题依然存在,决策执行监督机制有待于进一步完善、健全,与中央推进行政体制改革的要求还不相适应。

各级政府部门之间职责交叉、责任不清现象仍然存在。有些部门民主集中制贯彻不到位,决策规划与程序的贯彻力度仍需要加大。部门制定政策过程中,利益驱动的痕迹有时还比较明显。执行过程中市区之间、部门之间的协调配合仍要加强。有效监督的机制还未确立,对有些重大问题的监督的及时性、有效性还不够。监督对决策结果的评估、反馈、纠偏功能尚需要进一步发挥。

(三)政府管理方式、方法有待进一步完善,与提高政府效能的要求还不相适应。

在管理方式上,重行政审批、轻事后监督,重前期投入、轻后期评估的现象还比较突出。政府管理方式上仍然习惯于拨资金、批项目等计划行政手段,不善于利用规划、法律、经济等新的招数,做“救火队员”的多,做“预防医生”的少。在管理方法上,老方法长期沿用,推进工作仍然比较多地依靠开会、评比、表彰、发文件、检查等老的工作手段。对于信息技术、现代管理手段的使用还有待于进一步加强。

重要的思想往往来自于伟大的实践。当前上海正处在加快实现“四个率先”、加快建设“四个中心”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国际大都市的关键时期。这为我们行政管理学研究提供了丰富的素材和广阔的舞台。上海行政管理学会要认清形势,找准方向,做好政府的“思想库”、“智囊团”,在这个伟大的时代有所作为。

二、当前和今后行政管理体制改革亟待研究和探索的几个问题

我提出一些想法供同志们思考。这些题目是我们近年来推进行政管理体制改革中遇到的工作瓶颈,希望大家一起来贡献智慧,求得突破。

(一)如何加快推进政企、政资、政事、政社“四分开”,进一步强化社会管理和公共服务职能,加快政府职能的转变。

转变政府职能是推进政府自身建设的核心环节。继续深入推进“四分开”,理清政企、政资、政事、政府与市场中介组织关系,规范行政行为,主要是进一步加大政府部门与下属企业脱钩的力度,确保政府把抓经济的主要精力放到为各类市场主体服务和创造良好发展环境上来。

当前在市政府的强力推进下,我们正在推行区县财政体制、街道剥离招商职能的工作,进一步规范政府的行政行为。同时,我们进一步理顺政府部门与事业单位的关系,加快推进事业单位的分类改革;进一步推动行业协会、中介组织的发展和改革,推进中介组织在人员、财务、资产、职能等方面与主管部门脱钩;在改善经济调节市场监管的基础上,进一步强化社会管理和公共服务职能,切实把政府职能聚焦的重心、公共财政投入的重心、各级领导干部关注的重心、转移到社会管理和公共服务上来。

(二)如何以新一轮机构改革为突破口,梳理、优化与整合政府职能配置,推进政府管理体制创新。  

创新政府管理体制机制是推进政府职能转变,提高行政效能的重要手段。以新一轮机构改革为突破口,按照精简统一效能的原则,实现调整机构、理顺关系,转变职能,注重解决职能交叉,权责分离,多重执法,运作不畅等问题,以及进一步理顺政府部门的职责分工。今天上午本市政府机构改革方案已经市委九届五次全会讨论通过,并正式报党中央和国务院审批。方案批准后,我们将抓紧实施。

(三)如何以积极推进行政运行透明、评估、问责三环节为着力点,进一步完善行政决策、执行、监督机制,切实提高政府的执行力和公信力。

提高政府效能,提升政府的执行力和公信力是推进政府自身建设的重要目标。韩正市长一再强调,我们必须要切实提高政府的执行力和公信力。我们觉得这当中必须要抓好三个环节。

(1)透明。在决策过程中要强化公众参与,专家论证,完善决策听证制度,提高听证质量。在执行过程中,要提高政府工作的透明度,提升政府的执行力。在监督过程中要充分发挥人大监督,政协民主监督作用,进一步发挥社会公众监督和新闻舆论监督的作用。

(2)评估。要积极推进建立政府绩效评估体系,初步建立由政府主导的公共政策第三方评估机制,加强评估的独立性。涉及人民群众切身利益的公权力部门和公用事业单位应广泛接受人民群众的评估和监督。

(3)问责。积极建立和推行行政问责制,建立健全决策反馈纠偏机制和决策责任追究制度,形成比较完整的问责法规体系。昨天已经见报的,市政府有关部门已经对上海农药厂的案件责任事故造成的社会影响,执行问责制度。韩正市长在市政府全体会议上,已经明确提出了要求。

(四)如何以深化政府信息公开内容为突破口,进一步增强政府工作的透明度。

推进政府信息公开是政府工作透明度最直接的体现,是加强政府自身建设的重要环节和有力抓手。我们重点要研究以下几个问题。

(1)如何加强制度建设。理顺关系,完善体制机制,完善政府信息发布协调、保密、审查、监督保障机制,将信息公开纳入政府绩效考核,继续保持在全国的领先地位。

(2)如何抓内容深化,推动实质性内容的公开。原则上,涉及社会公众权利义务,需要社会公众广泛知晓和参与的公众信息都要主动公开。

(3)如何推进网上办事逐步由结果公开向过程公开转变。以新一轮行政审批制度改革为契机,抓好在线受理、状态查询、结果反馈三个主要环节,逐步实现网上“一办到底”和全过程的公开。

(4)如何实现重心下移。推动信息公开,深入社区,结合社区“三个中心”的建设,把政府信息送到百姓家门口。

(5)如何以深入推进行政审批制度改革为重点,切实转变政府职能,为上海新一轮大发展提供保证。深入推进行政审批制度改革,是加快政府职能转变,提高行政效率,建设服务型政府的必然要求。今年以来,本市大力清理行政事业性收费,已经取消和停收148项收费,涉及30个政府部门。我们同时下发了进一步深化本市行政审批制度改革的意见,重点涉及事项清理、流程优化、强化监督,对社会项目的审批制改为核准或备案制等一系列的内容。我们重点要思考,核准备案体制下如何健全权责一致的工作机制,如何有效的实现政府的调控和监管职能。

以上5个问题我们亟待学会同仁,包括我们专家、学者和各个方面,包括政府实践部门的同志们一起共同研究,深入推进,进一步推动上海行政管理各方面的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