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机构和行政体制改革 行政审批制度改革

设置首页 | 收藏添加   登录 |  注册

徐汇一项改革让政府部门“眼睛向下”

          
    

“过去,我们老是承接上头任务,自从网格中心平台延伸到居民区后,一些难以解决的居民诉求,我们直接‘发单’给街道网格中心,如果不解决,我们有权不撤单、不结案。”居委干部看到的,是网格化管理从街面深入到社区一年间的变化。这背后所体现的,是上海街道转型带来的权责变化。

原来自上而下的压力,“逆袭”为自下而上的压力,网格化为这种“逆袭”打通了“渠道”。徐汇区领导说,网格是手段,关键还要通过制度创新让政府部门的眼睛向下,把心思放在基层,把力用在社区。据了解,自从居委会有了“发单”平台后,政府部门行政效率和社区治理效率明显提高,全区去年信访量迅速下降30%以上。

主管部门主动找上门了

一台电脑,装上网格化管理系统,居委会只要将案例发到街道网格中心,主管部门都会主动找上门,政府部门的办事状态与以前不一样了。

在张家园居民区,网格管理员小吴说,小区有户居民想占用公共部位,第一次居委干部上门劝阻掉了,一星期后,业主不动声色将违建搭了出来。居委会接报后,随即将案例发给街道网格中心,第二天一早,居委会就接到城管、房办、拆违办等主管部门的电话,当天就会同居委会、物业等上门处置了这起违法搭建。

以前居委会碰到问题到处找人,现在不用找了。枫林街道天四居民区党总支书记朱玲娟说,重阳节期间,她们走访张姓独居老人,发现老人房间里吃的、用的不仅堆得乱糟糟,而且卫生间的粪水溢到了地上,屋子里一股冲鼻的臭味。居委会组织志愿者上门帮老人清理后,将当天情况作为居委会的工作日志发到了街道网格平台,没想到街道服务科很快打来电话,征询居委会是否需要派人到“老人家里消消毒”?朱玲娟说,“我们还没想到的,他们已经想到了,并且主动提出上门服务,这个变化不可想象”。

居委会有“发单权撤单权”

那些不可想象的变化,不仅因为居委会和政府间有了网格“直通道”,还因为居委有了“发单权”、“撤单权”,以及区委区政府年终对“单子”办结率的考核。

“以前居委向上反映问题,或打电话找主管部门,有些事电话里说得蛮好,但迟迟不见动静。反映问题时感觉领导很重视,两天一过就不提了。”居委干部说,他们反映的问题很难进入政府部门的行政办事流程。

今年上半年,徐汇区将网格平台延伸进各小区。居委会的网格平台和市、区、街道网格平台联网,使居委会发的“单子”通过法定渠道,直接进入具有约束力的政府行政流程。居委会将违建、群租、私装地锁、损坏房屋承重结构等问题“发单”给街道网格中心后,网格中心牵头工商、房管、城管、市容等相关执法部门,直接实施行政执法处置。

居委会平台发到街道网格中心的“单子”,都有办理期限,有些案例要求主管部门必须2小时内到现场察看,有些要求7日内必须办理。根据谁发单、谁验收、谁结案的原则,如不办理,居委会有权不撤单、不结案。年终,区委区政府将根据办结率进行考核。

居民区治理格局悄悄改变

网格化管理平台延伸至小区后,改变了居民区的治理模式。传统的居委会工作,讲究人情、面子,化解邻里纠纷,解决小区矛盾,主要讲的是情和理,化解一起违法搭建,要反反复复调解很长时间。如今居民区治理,在情理之外,更强调法治、规则。

据枫林街道网格中心负责人介绍,如今对诸如违建、群租、占用公共部位,损坏房屋承重结构等100多条管理事项,都有标准的问题描述、明确的责任部门以及处置标准。只要居委会“发单”到网格中心,网格中心都会按照这些管理标准,在规定时限内进行处置。

按照规则、标准处置,使小区治理效率提升。华悦花苑居民区党支部书记徐靖说,他们小区在近半年时间里,共化解处置了80多项业主违建、群租、敲承重墙等违规事项,其中居委会通过自治方式化解了60多项,另外23项“发单”给街道网格中心,由街道协调处置完毕。

一些上访居民回归到“由下而上”的轨道。居委干部说,原来有些居民觉得“大领导”最管用,总要向区里、市里投诉。这些信访投诉兜了一大圈又作为转办件发到街道,甚至居委,问题依然没解决。如今居委网格直通主管部门,办事效率提高,居民信访诉求又回归到居委会。去年,徐汇区的信访量同比下降30%。

(来源:解放日报)